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研究 >> 一线教师 >> 内容


一线教师必知:蒙台梭利眼中的儿童

时间:2014-5-16 9:48:03 点击:


  核心提示:在历史上,蒙台梭利的贡献不仅在于她对教育法的改革,更重要在于她通过观察儿童使世人明了儿童的本质。即作为一个崭新的事实,使世人认识到了以前所不知,无法加以想象,蕴含于儿童灵魂深处的秘密。——史坦丁...

    蒙台梭利博士的儿童教育观点具有自己独到的哲学思想——蒙台梭利儿童教育哲学。在很大程度上,她是接受了裴斯泰洛齐、卢梭、福禄贝尔、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的自然教育和自由教育的观点,然后根据她自己的实际观察和实验研究,以及生物学、遗传学、生理学、心理学和生命哲学的理论加以阐述和发挥。
    近代发展及教育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了蒙台梭利幼儿教育法的科学性与实用性,她与卢梭、斐斯泰洛齐、福禄贝尔、杜威等教育哲学家最大区别是:这些教育家以哲学为幼儿教育基础,蒙台梭利教育则融合了哲学与科学。

    一、童年是一个完整的个体

    在蒙台梭利时代,甚至今日,儿童是不受重视的。她描写到,“对于那些更关心自己富有吸引力的工作的成人来说,儿童永远是一种惹麻烦的根源。在现代大城市狭窄的地段,众多的家庭挤作一团,在家庭里儿童是没有真正的地位的。在挤满汽车的大街上,或在熙熙攘攘的人行道上,肯定没有儿童活动的余地。成人都忙于自己刻不容缓的工作,没有时间来照管儿童,因为通常父母都必须工作,否则他们和他们的子女将会遭受更大的痛苦。即使儿童生活在比较幸运的环境中,他们也被限制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由陌生人照管,他们不可以随便进入父母的房间。好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使他们感到他们被理解了,可使他们进行他们自己的活动。他们必须保持安静,不准碰东西,因为没有一样东西是他们自己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全都是成人的财产,这些东西对儿童来讲都是禁物。那么,儿童到底拥有什么呢?一无所有。在不久以前,幼儿甚至还没有他们自己使用的小椅子。”“儿童的地位就像一个被剥夺了家庭和公民权的人的地位一样,他被放逐到了社会的边缘,受到责备和蔑视,遭到任何成人的惩罚,似乎这就是成人的天赋权利。”
蒙台梭利对当时儿童的遭遇极为同情,并对当时非科学的思想观念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她指出,“不应把儿童当作物,而应当把他当作人;不应把他当作由成人灌注的器皿,而应该当作正在努力求得自身发展的人;不应该把他当作由父母或教师来左右其个性的奴隶,而应该把他当作活生生的、主动的、独一无二的人来对待。”
    蒙台梭利继承卢梭、裴斯泰洛齐、福禄贝尔等人强调儿童天赋的潜能,主张让儿童在充满爱与自由的环境下发展潜能的观点。过去的教育哲学并不强调童年是一个完整的个体,独立的个体。蒙台梭利相信,童年不单纯是通往成年人的过渡阶段,而是“人性的两极之一”。她认为,儿童虽然依赖成人,但成人也依赖儿童。“我们不应该将孩子与大人视为人生过程相连接的阶段,而应该视之为人生中两个不同的形态,二者同时进行,并且互相影响对方。”
    由于疏忽了成人对儿童的依赖,所以蒙台梭利认为这是一种悲剧性的错误。我们生活中的许多不快、贪婪与自我破坏皆由此而来。她认为,“人类渴望解决许多问题,其中最迫切的是追求和平与和谐,其惟一可行的方式,就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发掘儿童的纯真、儿童成长与建立自我的过程,以及建立人性伟大潜能的发展之上。”
    在她看来,儿童不仅拥有生命机体,而且“拥有一种积极的精神活动”,拥有有吸收力的心理。儿童的发展既不是成人强加的,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跟环境的接触中,利用周围的一切,运用自己的意志,发展自已的各种功能,从而塑造了自己。蒙台梭利不无遗憾地感慨道:儿童的这种活跃的主动性、创造性,这种宝贵的精神生活几千年来一直未被人发现。“成人错误地认为,是通过他们的照料和帮助,儿童才被奇妙地激发起来,他们把这种帮助视为一种个人的职责,把自己想象成儿童的塑造者和他精神生活的建立者。”(童年的秘密,27)


    二、儿童是成人之父

    蒙台梭利博士提出,“儿童是成人之父。”
    首先,她认为,人一旦获得生命,在人最初创造时期所发生的事情,在所有人的身上都会再现出来,一个人的童年经历将直接影响到他今后的人生取向。她说,“儿童并不是一个只可以从外表观察的陌生人。更确切地说,童年构成了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一个人是在他的早期就形成的。”因此,我们可以不断重复说:儿童是成人之父。
    其次,蒙台梭利认为,儿童不是一个事事依赖成人的呆滞的生命,好像他是一个需要成人去填充的空容器。恰恰相反,她把儿童看成是爱的源泉,把儿童看作成人精神的唤醒者,是儿童创造了成人,不经历童年,不经过儿童的创造,就不存在成人。
    蒙台梭利还认为,儿童也是一个工作者,在一定领域成人是儿童的儿子,在另一个领域里,成人是儿童的主人。蒙台梭利对儿童在成长发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内在生命力”充满了欣赏和崇敬。她认为,儿童给予成人理性、意志及其他适应世界的工具,成人的所有力量都来源于儿童的内在潜能,儿童创造了成人。在她看来,儿童自身所蕴含的心理潜能和内在的规律性,就像大自然设定好的密码一样深深地隐藏着,蕴含着生机勃勃的冲动力。儿童依靠天赋的“生命力”,经过超乎寻常的努力逐步建构起自己的心理世界。“儿童自身隐藏着一种生气勃勃的秘密,它能揭开遮住人的心灵的面纱;儿童自身具有某种东西,一旦被发现它就能帮助成人解决他们自己的个人和社会问题,正是这个东西,能为新的儿童研究奠定科学的基础,从而能极大地影响整个社会。”
    除此之外,我们认为,儿童是成人之父的另一层意义是:儿童是成人学习的榜样。深度想一想,有一些成人,之所以不快乐、不自信、不诚信、没有了好奇心、缺乏激情、丧失创造力等等,就是因为失去了童心。另有一些成人,做事不专注稀里糊涂,工作不用心马马虎虎,生活无秩序一团糟,也是失去了童心。
    儿童是成人之父,这种思想与进化思想分不开,它为我们认识儿童提供了一个广阔而深远的进化论视野,即儿童生长过程是生命进化的浓缩,这对变革教师看待成人与儿童之间的关系,尊重儿童具有重要意义。
    蒙台梭利提出“社会有愧于儿童”,在她看来,儿童的可塑性更强,其心理的根本特征在于生长和发展。成人的幸福是与他在儿童时期所过的那种生活紧密相连的。她赞成精神分析的观点——童年的创伤性体验是成人精神病的潜在原因。她指出,“从潜意识中所唤起的一些被遗忘的事情表明,儿童是尚未被认识到的痛苦遭遇的牺牲品。”(童年的秘密,4) 成人对于儿童的压制会使儿童的心理发生畸变,从而对儿童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并进而会影响到人类的发展。因此蒙台梭利特别重视早期经验对个体发展的影响。相关的详细论述,参考本书第七章中的第三节与第四节。


    三、儿童的发展遵循自然进程

    蒙台梭利认为,相对于成人的世界来说,儿童的世界有着自己的运行程序,儿童的发展要遵循大自然所赋予的计划和进程表,而且必须通过自己的活动和尝试去完成自己的全部工作。“儿童是向成人展示自然的伟大和神奇的尤物。他们通过自己的天赋毫不疲倦的进行学习,并且严格的遵守时间,最终长成了宇宙间最为神奇的作品——人。我们作为老师只能像奴仆侍候主人一样协助这一进程顺利进行。”因此,在她看来,教育的任务只是激发和促进儿童“内在潜力”的发挥,并使其按自身的规律获得自然和自由的发展。作为教育者,要竭力为儿童创造一个安全自由的环境,以使儿童的天性得到自由展现。
    正是怀着这种崇敬之情,蒙台梭利主张用观察法来揭示童年的秘密,认为教育者应用充满仁爱的心灵观察儿童,要怀着对生命的敬意去尊重儿童生命的发展。她指出,“对儿童心理生活的观察必须使用与法布尔观察昆虫相同的方法。当昆虫在它们的自然环境中忙碌地工作时,法布尔自己隐藏起来,不去打扰它们。同样的,当儿童的感官开始积累外部世界的意识印象时,我们才开始观察儿童,因为只有到那时一个生命靠着他的环境自然地发展起来。”(童年的秘密,39)
    依靠这种观察,蒙台梭利逐渐揭开了儿童心灵的面纱,为全世界幼儿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蒙台梭利曾注意到一个十五个月的小女孩集中精力观察小昆虫。“我看听到她在花园里捧腹大笑,这对这么一个小孩来讲是很不寻常的。她坐在平台的砖块上,处于一种完全的神往中,附近的一块种着天竺葵的美丽花坛在骄阳下显得十分艳丽,但这个小孩并没有看着它们,她把眼睛盯在地上,那里显然没什么可看的。我觉察到儿童有一种奇特的兴趣,它是那么不可捉摸。我慢慢地走进她,仔细地看着这些砖块,并没有看到任何特别的东西。然而,这个小孩用郑重其事的口气对我说:‘那里有一只小东西在动。’经她的指点,我看到了一只实际上跟砖块颜色一样,微小的几乎看不出的昆虫正在迅速的跑着。激发起这个儿童想象的是一个小生物,它会动,甚至会奔跑。她在快乐的叫嚷声中迸发出一种好奇心,叫嚷声远远高过这种小孩寻常的声音,这种欢乐并不是来自太阳,也不是来自花朵,也不是来自她周围艳丽的色彩。”(童年的秘密,54)蒙台梭利由此认识到处于某一阶段的儿童会对细节的东西特别敏感。


    四、儿童是人类发展的基石

    蒙台梭利教育法是建立在对生命的研究基础之上,儿童是人类发展的基石,所以她所面向的是全体儿童,而不是某个区域的儿童。
    蒙台梭利认为,所有与儿童有关的人(不论其国籍、种族或社会地位)都要认真地去研究儿童的精神世界,洞察其身心发展的规律,关注其精神健康,因为这关系到人类的发展。“只有发现了这些奥秘与力量,才能奠定‘儿童研究’这门科学的基石,而它也将对全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我们通过研究儿童对外界环境的反应来透视他们心灵的发展历程,通过及早察觉儿童内心的痛苦来避免他们误人歧途,从而有助于我们对人类进行深入的研究。”“儿童不仅作为一种物种的存在,更作为一种精神的存在,它能给人类的改善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刺激。正是儿童的精神可以决定人类进步的进程,它甚至还能引导人类进入更高形式的一种文明。”(童年的秘密,2)
    她认为,“孩子的心灵力量一旦苏醒,将会跟随其本身特有的法则发展,并对我们造成影响。仅仅是接触这种正常发展的人类,就能唤醒我们的力量。孩子的和谐发展使周遭的成人因受感染而改善自我,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画面呀!”
    因此,蒙台梭利希望成人能谦恭地接触儿童,把儿童视为自己的榜样。她认为,“与儿童接近能够表现我们最高尚的一面”,“儿童唤醒了成人的观念、牺牲的观念、无私的观念——这些都是在家庭之外几乎无法得到的美德。”
    由此可见,蒙台梭利对探究儿童心灵世界的认识是多么的深刻。


    五、儿童是成人的老师

    蒙台梭利指出,“没有儿童对他们的帮助,成人将颓废。如果成人不努力自我更新,一层硬壳就开始在他心脏的周围形成,最终会使他变得麻木不仁。”
    事实上,蒙台梭利将儿童看作基督,看作启示者。她曾这样写道:“我们反对人为的方式,因为这只是塑造人类成为奴隶。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反对秩序和纪律,这些原本是人类的真实法则。我以我的真主,也就是儿童之名,来说出这些话。”在这里,蒙台梭利明确地指出儿童就是她的真主。
    此外,蒙台梭利认为儿童是成人的老师。1923年,蒙台梭利在一次集会上说过这么一段话:“无论我听到什么和工作有关的事,总是让我回到最初的开端,那就是我们要一起接触的—— 孩子。”她提醒听众,儿童教育变革的方法十分简单,那就是,孩子是真正的老师。她指出,“蒙台梭利教学法的真正教师是孩子本身,而我们许多人却常常是坏学生。” 她还曾说过,“虽然我是在讲演和著书,但真正宣传我教学法的人不是我,而是儿童。是儿童使人们真正信仰我的教学法;在支持和赞成我的教学法方面,儿童才是最不可能引起人们争论的对象。”
    可以看出,儿童是蒙台梭利理论和蒙台梭利教学法的中心,是她的理论和教学法的“真正教师”和来源。


    六、儿童是爱的源泉

    蒙台梭利指出,“儿童是每一个人的温情和爱的感情汇聚的唯一焦点。一谈到儿童,人的内心就会变得温和、愉快。整个人类都享受他唤起的这一深厚情感,儿童是爱的源泉。要使世界和谐,必须考虑这种爱。”
    蒙台梭利一生追求人类世界的和平,把儿童看作成人精神的唤醒者,把儿童看作是爱的源泉。她认为,要建设和平的人类世界必须着力于培养“新人”。儿童是人类的未来,只有将注意力和精力用于对儿童的了解,并发展其从事建设工作的伟大潜力,才能解决人类的问题。
    “新人”的培养有赖于“新教育”。她提出,必须建立一种从婴儿开始的新教育,这种教育必须符会儿童发展的自然规律,而非出于成人的主观偏见。这种教育将提供给儿童适宜的环境,满足他们的内在需要,让儿童在自由、独立活动中得到充分发展,使其生命力得到最充分的体现。
    作为一位伟大的幼儿教育家,蒙台梭利对儿童的精神世界有一种深刻的洞察。她认为,儿童的天性是比金子还要宝贵的矿藏。“儿童的心理天性是某种异乎寻常的至今仍未被认识的东西,然而它对于人类却是至关重要的。几千年来,它一直被忽视了,这种异乎寻常尚未被认识的东西,就是儿童真正的建设性能力,即能动性。就像人类一直在生活的地球上生息耕作,却没有注意到在地球深处埋藏着巨大的宝藏一样,我们今天的人们在文明生活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成就,却没有注意到埋藏在幼儿精神世界中的宝藏。”“爱是降生于我们世界的每个儿童的禀赋,要是儿童爱的潜能得以发挥,或者其余全部价值都得以全部发展,我们会取得无法计量的成就…..成人为了变得伟大,就必须谦逊,必须向儿童学习。”

    总之,蒙台梭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童,她使人们认识到成人并不是儿童的主宰,成人并不真正了解儿童。儿童有自己的精神生活,他们甚至可以改变人类的历史。在蒙台梭利的引领下,人们开始反思自己对儿童到底做了什么,从而在全世界刮起了为儿童正名的旋风。蒙台梭利对儿童充满了慈爱和欣赏,将为儿童的利益而奋斗视为毕生的追求。
    蒙台梭利令人佩服,更令人感动,但她自己却常常被儿童感动着。她曾经满怀深情地说,“当我们看着这富有魅力的幼小身躯,他很像一个玩具,在他身上确实倾注着我们巨大的关怀,这时我们才开始真正理解古罗马诗人朱维诺尔所说的那句话:应该把最崇高的敬意献给儿童。”(童年的秘密,28)

(本文系中国蒙台梭利协会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CMS 来源:中国蒙台梭利协会